//类似草莓污视频之类的app

未分类 | | 20. 4月, 2021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那还挺多的。关平安可记得自己抄了整整五年的时间,后来又陆陆续续地抄书,还是无法摆满大书房三面书架。

最后还是添了相当一部分小葫芦内重复的书籍,她又请她李爷爷跟人以物换物换了一批书籍,这才摆满了那三面书架的。

“太爷爷喜欢书。”

确实,早就听她太奶奶说她太爷爷爱书成痴。这个家还有这么多古籍,好像又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。

“像我。”

“错了,应该要说像他。”

随便,反正就是一个意思。关平安傻笑了两声,突然笑不出声了。“爹爹,不会又想我抄书吧?”

这下子换成关有寿哈哈大笑。

“爹!”还真想我抄书啊?那她岂不是又得抄个好几年?“可以让我哥他们俩人帮忙的,速度就能快很好。”

“可爹就喜欢的笔迹。”

“……”关平安无语地只想翻白眼,真要命了。“好啦,我不经过同意,哪也不去行了不?”

婷婷花样笑颜显露娇媚风采

“傻!”

说话间,关有寿带着闺女进入二楼右侧一间书房。这边的二楼,关平安昨晚就来过,但她还真不知左侧有书房,右侧居然还有书房。

她爷爷可真是……关平安都不知该如何形容她祖父。瞅瞅这里面的装潢和摆设,可真不把钱当成一回事。

“终于来了。快进去关上门,冷气要跑了。”蹲在沙发前的关天佑一听到开门声就立即站起身朝她招手。

关平安瞟了眼室内空地上堆积得几乎让人无路可走的木箱纸箱,她拍了一下自己脑门到底还是踏了进来,反手带上房门。

又被她爹给骗了~这那有什么古籍,是账本还差不多。关平安看了眼同样也在翻本子的齐景年,暗叹一声。

她爹这做法真不好。事关关家的产业问题,不应该让小北插手的。同样的,她也不想插手,不好看也不好听。

“快到爹这边来,先负责这两箱。”关有寿岂能看不出闺女磨磨蹭蹭就是不往他身边靠近是何意?

“小脑袋又在瞎寻思什么?快点,快抓紧时间帮爹对一对。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对不上数的。”

是对账那么简单?

关平安哀怨地看了看她老子,边小心翼翼地见缝插针般往她老子所指的两口木箱靠近,边连连摇头。

关天佑噗一声笑了,惹得齐景年瞟了他一眼,看着往装了记载内院账本册子的木箱走去的关平安,他又低头干完手上的活。

昨晚他还暗笑关关非得自打自脸不可,谁料到连他自己都避无可避。他都说了他很忙的,手下一堆儿的事要处理。

可惜,胳膊还是扭不过大腿。关世叔眼睛一瞪,天佑再喊一声哥,他不想插手进来都显得过于矫情。

开箱子的关平安随手拿起上面一本账册。刚一翻开,吓得她连忙合上往箱内扔,“哎呀呀,我头痛~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关天佑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。让逃!“现在就是喊命苦都没用,咱爷爷可说了,不想管家都不行。”

“是嘛,那我去找爷爷。”

关有寿无语地拉住想溜的闺女,“不管就要娘管。听话,爹答应,等理顺了交给娘就行。”

“好,我去喊我娘过来。”

还想溜?

关有寿好笑地敲了一下闺女的脑袋,“信不信娘会揍?别闹了,先抓紧时间把里面的人情往来给列出来。”

唉……要把管家权抓起来,哪有说的这么容易。人情往来列出来,后面还有七七八八的杂事呢。

关平安暗叹一声,只好点头。这么两大箱的账本册子,直接交给她娘,她娘不是先揍她,而是会先哭一场。

义爷爷害她啊~

难怪她当年一进京就怂恿梅爷爷让年幼无知的她来管家,又是让齐奶奶指点她这的那的,就连李奶奶她们都不放过。

栽的真冤。

“又想溜?”

“没,我去锁门,拉窗帘。”哦,还得开灯。既然要干,那就卖力干,早点干完早点交到她娘手上早点省心。

齐景年不赞同地看了看她,但还是快了她一步先行动了起来。锁门,拉上窗帘布,按亮室内所有的灯。

果然,他这一搞定,他的关关已经朝关世叔伸手。还好不算鲁莽,没当着天佑的面就直接取出一堆儿的东西。

专用的矮腿桌、专用的坐垫和靠枕、专用的闹钟、专用的颜色笔、专用的算盘和专用的计算机。

可真齐活了。

关世叔的小锦囊是几时装了这些东西?应该是在港城出发前吧,难怪让他盯住关关不得擅自动用小葫芦。

但齐景年不得不承认,他的关关一旦全神贯注干某件事,那还真投入,而且她还是眼和双手同时在行动。

很欺负的。

过目不忘还真是占足了便宜。他和天佑俩人手上的一本账本还没看完,他们父女俩人已经各自翻到第三本账本。

然后这对父女俩人一个占据矮腿桌就开始写呀写的,一个就伏在办公桌上开始噼里啪啦地拨起了算盘。

就这样的,还不想管家,哪里逃得了。齐景年收回目光,深呼吸了一口气,他也赶紧加快手上速度。

比不上那对父女俩人,还不算丢脸。毕竟人家爷俩得天独厚,可要是再落在天佑后面,那他真要没脸见人。

关天佑?小瞧他了吧~他的记忆性也许是比不上他老子和他妹俩人,但真当算盘珠子是白叫的?

人家不拼过目不忘,人家也不用计算机,他就拼心算和拨算盘的手速。那个专注的神情可与们有得一比。

一时之间,书房内无人开口,唯有响起的此消彼长算盘珠子撞击声,纸张翻过那种的哗哗声。

还有每人身后或右侧开始渐渐堆起的账本,以及书桌、茶几和矮腿桌上面同时逐渐增多的记录纸。

随着时间流逝,地上一木箱一纸箱的账本被挪出成了一堆。幸好无人得见,否则这速度还真怪吓人的。

这一忙,四人都忙得忘了时间。等之前定好时间的闹钟响起时,还让关有寿三人吓一跳,也响起了关平安银铃般的笑声。

她怎么说来着?

吓着吓着就习惯了~

Tags

Next | Previous
Theme made by Igor T. | Powered by WordPress | 登录 | | RSS | 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