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app下载草莓视频

未分类 | | 21. 4月, 2021

第二天,晚上,丁亚山庄。

陆薄言回来没多久,穆司爵和白唐也到了。

苏简安已经准备好晚饭,三个人却根本顾不上吃,直接进了书房,关着门不知道在谈什么。

苏简安给他们煮了三杯咖啡送进书房,什么都没有问就离开,去了隔壁的儿童房。

西遇和相宜都醒着,乖乖躺在婴儿床上,黑葡萄一样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四周。

过了一会儿,相宜突然哼哼起来,声音听起来格外的委屈。

“哎哟,怎么了?”刘婶笑着,走过去抱起相宜,看着她嫩生生的脸蛋,“怎么哭了?是不是因为爸爸没有来抱你啊?”

以往这个时候,陆薄言一般都会来陪陪两个小家伙,实在有事的话再去书房。

可是今天,不知道为什么,陆薄言连来看一眼西遇和相宜的时间都没有。

刘婶不太了解情况,疑惑的看向苏简安:“太太,先生今天很忙吗?”

“嗯,他有点事。”苏简安也没有详细向刘婶解释,伸出手说,“把相宜给我,我来抱她。”

“好。”刘婶笑呵呵的把相宜交给苏简安,一边说,“相宜,爸爸没时间来看你,妈妈抱抱也是可以的,别哭了啊。”

月亮眼靓丽女孩

小相宜到了苏简安怀里,又“哼哼”了两声,不停往苏简安怀里钻,不知道在找什么。

苏简安生下两个小家伙这么久,已经基本摸清楚两兄妹的习惯了,一看相宜这个样子就明白过来什么,叫了刘婶一声,说:“给相宜冲牛奶吧,她饿了。”

刘婶的动作已经非常熟练,不一会就冲好牛奶,拿过来递给苏简安。

“相宜乖,喝牛奶了。”ad_250_left();

苏简安把奶嘴送到小相宜的唇边,小姑娘立刻张嘴含住奶嘴,双手一下子抱住牛奶瓶,用力地猛吸牛奶。

“哎呀?”刘婶笑了笑,“真的只是饿了呀!”

喝了三分之二牛奶,相宜的动作慢下来,最后闭上眼睛,却还是没有松开牛奶瓶,一边喝牛奶一边满足的叹气。

苏简安满心柔AA软,就这么抱着小家伙,等着她睡着。

没等多久,小相宜一歪脑袋松开了奶瓶,小手抓了一下脸蛋。

“唔,不要!”

苏简安忙忙抓住小相宜的手,以免她抓伤自己。

“嗯……”

小相宜挣扎了一下,一边哼哼着,最终却没有醒过来,反而越睡越沉了。

苏简安又抱了小家伙一会儿,直到确定她完睡着了才把她放到婴儿床上,过去看西遇。

小西遇还醒着,淡淡定定的躺在婴儿床上,时不时动一下手脚,慵懒而又绅士的样子,小小年纪竟然已经格外迷人。

苏简安只觉得心脏快要化成一滩水了,俯下身亲了亲小西遇的脸:“妈妈抱你去洗澡,好不好?”

西遇当然不会有什么反应。

反倒是刘婶先激动起来了,连连摆手,说:“西遇昨天才洗了澡,现在天气这么冷,小孩子频繁洗澡会感冒的!”

“没事。”苏简安示意刘婶放心,语气格外轻松,“西遇的体质还可以,不用担心感冒。再说了,他喜欢洗澡。”

小西遇喜欢洗澡这一点,苏简安是通过长时间的观察总结出来的。

平时,小西遇总是一副天塌下来也不怕的样子,淡定慵懒的样子完不像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孩。

只有洗完澡的那一刻,他帅气的小脸上才会出现一个孩子该有的天真满足的笑容,连动作都会活泼很多,心情明显很不错。

苏简安觉得真相只有一个——西遇喜欢洗澡。

刘婶不知道想到什么,一脸后怕的说:“我们西遇该不是有洁癖吧?”

苏简安笑着点点头:“很有可能!”

“唉……”刘婶的后怕变成了无奈,“那这孩子真的是跟他爸爸一模一样。”

苏简安端详了西遇片刻,又想一下陆薄言。

西遇像陆薄言的话……唔,挺好的啊!

想着,苏简安突然觉得很满足,抱起小西遇往浴室走去。

浴室有暖气,水又设置了恒温,小家伙泡在水里,根本感觉不到什么寒冷,只觉得舒服,小脸上难得露出笑容。

苏简安的动作很快,不到五分钟就帮西遇洗好澡,一下子把小家伙从水里捞起来,用毛巾裹住他。

西遇上一秒还在水里动手动脚,这一秒突然就被一张毛巾限制了动作,“啊!”的叫了一声,不停在毛巾里挣扎着。

“乖。”苏简安笑了笑,把小家伙抱得更紧,一边告诉他,“洗完澡了,我们要回房间睡觉了,你想玩水下次还有机会,听话啊。”

小西遇不知道是没听懂,还是不打算听妈妈的话,不停地在苏简安怀里挣扎,一边小声的抗议,像是随时会哭出来。

苏简安没有心软,直接把小家伙抱回房间,给他穿上衣服。

西遇似乎是知道自己不可能再下水了,“嗯”了一声,委委屈屈的看着苏简安。

苏简安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,柔声哄着他:“好了,妹妹已经睡了,你也乖乖睡觉,好不好?”

“……”小西遇没有再抗议,很配合的打了个哈欠。

苏简安笑了笑,把小家伙放到婴儿床上,没多久就哄着他睡着了。

西遇和相宜都睡着了,儿童房顿时安静下去。

苏简安有些不习惯,给两个小家伙盖好被子,转头看向刘婶,说:“刘婶,你也早点休息吧。”

“好,我也去洗个澡。”刘婶笑呵呵的,“我想仔细体验一下水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好玩!”

苏简安知道刘婶是在调侃西遇,笑了笑,收拾了一下儿童房里的东西,随后离开。

这时,陆薄言和穆司爵也正好谈完事情,从书房出来。

白唐走在最前面,前脚刚刚迈出书房就看见苏简安。

苏简安今天穿着一身素色的居家服,宽松却并不显得松垮,不着痕迹的勾勒出她姣好的曲线,不施粉黛的脸干净动人,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恬静温柔的气息,让人不自由自主地产生归属感。

白唐看得眼睛都直了,忍不住感叹:“果然是女神啊!”

陆薄言很大方,他一点都不介意别人称赞自己的老婆,但是他决不允许白唐这么花痴的盯着苏简安。

他走过去,一只手毫不避讳的揽住苏简安的腰,不动声色的宣布了主权,轻声问:“西遇和相宜呢?”

“都睡着了。”苏简安抿了抿唇,“你们谈完事情了吗?”

白唐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存在感。

不要紧,他可以自己找存在感!

白唐抢在陆薄言之前开口:“是啊,谈完了,好累!”

苏简安笑了笑,顺着白唐的话问:“你们饿不饿?我准备了晚餐,在楼下餐厅,热一热就可以吃了。”

陆薄言蹙了蹙眉,看着苏简安:“你也没有吃?”

“我刚才不怎么饿,而且西遇和相宜都醒着,我就想等你们一起。”苏简安自然而然的转移了话题,“现在正好,一起下去吃饭吧。”

“好啊!”

白唐回答得最大声。

他之前来过一次,品尝过苏简安的手艺,回去之后一直念念不忘,现在有机会再尝一次,他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拒绝。

他可以拒绝美色,但是他无法拒绝美食!

苏简安注意到穆司爵一直没有说话,叫了他一声,笑着说:“司爵,一起吃饭吧?”

白唐也用手肘撞了撞穆司爵,附和苏简安的话:“是啊,一起吧。”

穆司爵没什么胃口,不过接下来也没什么事了,如果回郊外的别墅,他也只能站在那里被回忆吞没,陷入失去许佑宁的惶恐。

可是,陆薄言家不一样。

陆薄言很早就买下这幢别墅了,多年来一直空荡荡的,没什么生气。

直到和陆薄言苏简安结婚,这个空荡荡的大别墅突然有了温度,渐渐充满温馨,变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。

他不如……先留下来。

“嗯。”

穆司爵的声音很淡,没有什么明显的情绪,但好歹是答应了。

苏简安高兴的笑了笑,拉着陆薄言的手:“好了,下去吧。”

因为有白唐这个话唠在,这顿饭注定不能安静。

不过,也幸好有白唐,这顿饭才不至于那么闷。

吃到一半,白唐突然记起萧芸芸,放下碗筷,神色变得异常沉重:“薄言,简安,我要跟你们说一件事——我去医院看越川,见到芸芸了。”

苏简安不经意间瞥见白唐的神色,隐隐约约觉得不太对。

白唐这么乐观的人,脸上不应该出现这么沉重的表情啊!

芸芸对他做了什么? =半^浮##生-/;.{ban^fu][sheng].

苏简安试探性的问:“怎么样,我们芸芸是不是很好玩?”

“别提了……”白唐叹了口气,“你知道她有多可爱吗?她以为我跟厨房调味料白糖同名就算了,还问我小名是不是叫糖糖?如果不是想到康瑞城还在逍遥法外,我简直想当场做个自我了断。”

糖糖?

萧芸芸居然问白唐的小名是不是叫糖糖?

太有才了!

苏简安知道这种时候笑出来很不厚道,但就是忍不住,“扑哧——”一声笑出来。

她早该猜到的,芸芸的思维那么跳脱,关键时刻,她会很给力的。

Tags

Next | Previous
Theme made by Igor T. | Powered by WordPress | 登录 | | RSS | Back to Top